當疫症也敗給了我的…

「借夜闌靜處 獨看天涯星
每夜繁星不變 每夜長照耀

但願人沒變 願似星長久
每夜如星閃照 每夜常在」

一直無好好細閱品嚐唐書琛的詞,只留意到盧冠廷悅耳的曲。又一個疫情中的漆黑夜裡,這雙戀人突然在我腦海中飄過,發現他們雙劍合璧的威力,他們過往的歌曲主調,都離不開「情」— 情如何不變,如何忠貞,如何直率。

有讀寫障礙的他,卻巧妙遇上會寫得一手好詞的她,本身已經是好令人羨慕的一對。

能用文字或者語言表達愛,看似簡單不過,但實踐上來卻並非易事。不能夠用「高等文化」去表達愛,只有用「原始」的去愛愛。

對一個人的愛,捉摸不到,卻能夠實在的存活在腦海;常想著的,盡是正面的,越能正面就越能包容不完美;那麼,盡是負面的,又代表著什麼?

一向喜歡文字交流,卻發現自己文化的不足。文字可帶來歡愉,更能充滿誤解。所謂水能載舟亦能覆舟。對文字的表達,確實既愛且恨。一腦子盛滿了想法,卻無法好好整理,當下疫情兇猛,將很多人的生活給搗亂了,但都不比鬱悶可怕。

文字以外,有否更低等一點的取代?心靈感應?

或者….天亮了,是時間睡一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