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ose were the glorious days

係社會運動同武肺之前嘅2008-2019 ,係SBC豐盛+瘋狂嘅歲月。本著社會責任同尋找合適嘅繼承者,活動停擺至今。任何人或者組織停擺咁耐,大多都會被人遺忘。慶幸嘅係,係我半退休嘅狀態之下,間唔中都仲有會員噓寒問暖,哪怕只係一個兩個。

但張國榮呢個名字,眨下眼離開咗19年,大家都依然好掛住佢,包括我。

記得佢離開嘅個日傍晚六點左右,我就剛剛從西隧出嚟,揸住車,聽住903,路經東方文華對出嘅干諾道中,一切正常…..過咗無幾耐,新聞報導傳嚟震驚嘅消息。

仲揸住車嘅我簡直不敢想像,除咗譁然,就無其他。我係香港唯一嘅男偶像就離開咗。

永遠懷念<Leslie – 哥哥,張國榮>